Google+ Followers

Friday, 5 July 2013

不该盛开的花

 厌恶一个人可以因为它的付出或做了某件事而对它有所改观
但当厌恶慢慢转换成恨的时候,它所付出的美丽都变得格外丑陋
恨一个人真的很累,很痛
恨一个人需要很大的勇气,我希望我的生活不会有这可怕的想法,可怕的念头
但已经太迟了
不知何时,恨的种子已在我心里住了下来
每当它的话语,它的行动对我们所造成的伤害......那伤害以无型,已无知的变成了有机肥料慢慢的灌注入心中
恨之花开始在我心中萌芽了
我不是没尝试不让它发芽
但我的生活里有太多灰色地带,我尝试想原谅因为他毕竟是......
但原谅一个人需要更大的勇气
她说她真的很累了,我也累了......累得已拿不起任何理由,任何勇气去原谅他了
他的一句:它们也是生活到很累,做到半死不活;不像你们,住大房还有时间出去跑街。
他怎么能说让人心如万刀割般的话
难道我们没努力吗?她的默默付出他不是有目共睹的吗?难道她就不辛苦吗?
一开始做错的人怎么能理直气壮的辩辩有词,他不是该带着惭愧的心,赎罪的心而活吗?他不是该一边过活边赎罪即便乞求我们的原谅吗?这是该像拼命努力的两方该说的话吗?
我真的摸不透他的心,难道他不觉丢脸,羞耻而感到自豪吗?
或许他真的感到自豪
如果可以的话,我真的很想把他的心给挖出来,让他尝试什么叫痛彻心扉
如果这不是一个法制的世界,相信我,我真的想......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